qingqing27

目前混名侦探柯南圈,赤井推!混邪杂食正逆无差,你们和你们的对家我都吃并且产,正确搜索和屏蔽tag,和谐你我她。wland殉了所以我准备去注册凹3和海棠,到时候应该还会是免费看。

【威士忌组登月计划】| 不XXX就出不去的房间

*别看标题起名这样,全文都放出来了就说明没有那啥

*ooc预警,尤其是景光,是个很开放的腹黑(?)

*关系混乱,都是成年纸片人了谅解一下(X)

*9月10日 01:00  第二棒


波本:嗯?

苏格兰:诶?

莱伊:嚯……

波本:这里有个人画风不同,一定是他干的

莱伊:我也是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在这里,明明睡前还在苏格兰的床上

波本:???苏格兰?

苏格兰:这种小事就别计较了,总之快想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波本:……可恶,等出去再详细审问你

莱伊:波本,你为什么对苏格兰的性生活这么感兴趣,他和谁睡应该不关你的事吧?按照日本人的说法,你是操心的妈妈酱吗?

波本:找茬是吧!日本人才不会用这么恶心的说法!苏格兰你让开!

苏格兰:行了行了stop!与其把力气耗费在吵架上面不如我们先来解析一下门框上的标语是什么意思

波本:不做爱就出不去的房间

莱伊:不自相残杀到最后一个就出不去的房间

波本:……

莱伊:……

苏格兰:……

莱伊:没想到,波本,你——

波本:我不是我没有!随便想想一般都是这个展开套路吧!两个人被关一间里然后不用【哗哗】插入另一个人的【哗哗】里就没办法开门什么的,这是常用的梗吧?!喂,帮我说句话啊苏格兰!

苏格兰:……啊,哦哦,我觉得波本的推理很对,因为你们看这里有一张巨大的床,而且床头柜里还贴心的放置了安全套和润滑剂,如果只是为了让我们自相残杀的话应该提供的是枪械刀棍棒什么的吧?

波本:……虽然很高兴你做出了明智的推理但是容我问一句,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关着的抽屉里有润滑剂?

苏格兰:不要在意这种……好吧其实我第一个醒,随便翻看了下周围,顺便尝试了撬门,当然没有成功

莱伊:但我记得刚才自己看向你的时候,你才刚睁开眼睛

苏格兰:什么都试完,无果之后我就躺回你们两个中间继续睡了

波本:这种时候应该先叫醒我啊!不要心大成这个样子!

莱伊:先叫醒你,然后呢?

波本:然后一起把你先干掉,喀嚓

莱伊:嚯——听起来你和苏格兰关系很好嘛,我记得上周琴酒才介绍你们见面,所以你们早就认识了吗?那个词日本人怎么说来着,幼驯染

波本:?!

苏格兰:?!

波本:才才才不是那种从小认识到大的关系!别乱用日系词语啊美国乡巴佬!

苏格兰:没,没错!因为志趣相投所以迅速的关系变好了!日本话里应该叫“偷摸打鸡”!

莱伊:等一下,日语里的偷摸打鸡,难道不是互相为gay的意思吗?

波本:……

苏格兰:……你真的很懂呢莱伊,你是假装不懂日语的吧?不要把日本动漫里的梗用到现实中来啊!

波本:就算互相为gay了又怎么样!你这个莫名其妙爬上苏格兰床的家伙——

莱伊:上床是苏格兰提出的

波本:苏格兰——!!

苏格兰:好了好了,你们看这里正好有张床,我们可以先在上面把矛盾解决一下不是吗?

莱伊:不是,我们不是应该先解决怎么出去这个问题吗?

波本:所以你一开始就挑事做什么!害我们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给我闭嘴!

 

(莱伊远远的闭嘴中)

 

苏格兰:怎么样?

波本:可恨,墙壁是实心的,地板上没有缝隙,天花板又是看不到顶的一片白光,居然真的有不XXX就出不去的房间这种事吗

苏格兰:我以为你会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波本:那这梦也太糟糕了吧!你也就算了,莱伊的烦人程度都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真是太不幸了

苏格兰:不是烦人,是喜欢吧

波本:哈?

苏格兰:波本是对任何自己讨厌的人都能露出虚伪笑容的角色哦,所以和莱伊吵架的是没有掩饰的零本身呢,嗯嗯

波本:?!

苏格兰:怎么了,无法辩驳了吗

波本:那只能说明他的惹人厌程度已经突破了波本克制的极限,接下来轮到‘我’撸袖子把他那张傻脸打烂而已!

苏格兰:那你去打啊

波本:……

苏格兰:至少从我的角度,你每次在和莱伊吵架完之后,就好像压力被释放了一样神清气爽,那家伙也和你差不多

波本:你的说法怎么好像在怂恿我——

苏格兰:怂恿你搞他,没错

波本:——怂恿我天天怼他下饭

苏格兰:……

波本:……

苏格兰:诶,不是,你刚才还说出了这是个不【哗】就出不去的房间,我以为我们刚才就在讨论解决方法了啊

波本:我们刚才是在讨论房间吗???

苏格兰:是啊!你去上了他,完事,我觉得这个方法挺不错

波本:他是你男朋友吧!你们昨晚还睡一张床呢!

苏格兰:成年人把那个叫做一夜情,连炮友都不能算好吗,彼此求索一下对方肉体释放一下压力……你为什么脸红了,难道说——

波本:我才才才没有在想象那个求索画面啊啊啊啊

苏格兰:——难道说你还是处男吗

波本:……

苏格兰:……

波本:为什么我感觉自从到了这个房间,我俩的默契度就下降了?这个房间有毒!

苏格兰:有毒的是你心虚的抢答啊

波本:处男怎么了!犯罪分子就必须在成为一个烂人的同时还管不住下半身吗!也会有是个处男的精英犯罪分子的啊!!

苏格兰:好好好,对对对,是我错了,我看贝尔摩德很欣赏你所以觉得你应该什么趴体都参加过了……

波本:没有的事,波本嘴甜会来事,驾驶技术又好,她只是看中了一个入的了她眼的司机

苏格兰:行吧,那莱伊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波本:为什么又绕回这个话题了

苏格兰:这是严肃的战术会议,因为我们甚至不能确定要怎么【哗】,【哗】到什么程度,是不是三个人都要【哗】,需不需要一起【哗】才能达成特定条件

波本:……进入组织后你也变得很可怕了呢

苏格兰:这是合理推断

波本:姑且不论能不能这么操作,莱伊他不会配合的吧

苏格兰:推倒,压住,实在不行打骨折,强迫他配合

波本:……是真正的犯罪者思路呢

苏格兰:所以决定好了吗?

波本:那先去问问那家伙吧,不行再直接动手

苏格兰:好嘞

 

(莱伊坐在地板上沉思)

 

苏格兰:哟

莱伊:研究的怎么样?

苏格兰:差不多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手里的是什么?

莱伊:我以为先醒过来的你也检查过床底

苏格兰:呃,因为看你们快醒了所以不得不在侦查完床头柜之后迅速躺上床闭眼,为了显得合群

波本:毫无必要的从众意识啊!

苏格兰:一定是直觉指引我不要检查床底,所以现在思索人生的人变成了莱伊

莱伊:不,我只是在想这些【哗】趣小玩具应该用在谁身上

波本:毫无疑问是你身上吧

莱伊:我记得波本的蜂蜜陷阱的对象包括男性,你的脸也很可爱呢,乖乖承认自己在下面不会有损失的

波本:不符合你的预期真是抱歉,我在下面的经历可是一次也没有过

苏格兰:倒不如说连在上面的经历都没有

波本:苏格兰——————!!!!!!!

莱伊:……作为你蜂蜜陷阱的对象也太惨了

波本:啰嗦!给我乖乖把屁股交出来!!

苏格兰:需要我按住你吗,莱伊?

莱伊:我以为你会自己上……怎么,看朋友的【哗】会让你更兴奋吗

苏格兰:不行吗

莱伊:很诚实呢。你们推断出的通关条件就是这个了对吗?不需要3【哗】,或者虐【哗】,或者——

波本:喂你也太淡定了吧!你们两个对【哗】的接受程度为什么都如此之高啊!

莱伊:因为做过这些啊

苏格兰:因为做过这些吧

波本:……

莱伊:啊,灰掉了,是不是还在开裂掉粉末什么的……

苏格兰:振作起来啊波本!你不是想看莱伊变脸吗!不是想被莱伊夸夸吗!不是想【哗】进莱伊的【哗哗】里去这样那样吗——

波本:住口我根本没有这么想过!!

苏格兰:你脸红了

波本:我没有!

莱伊:怎么说呢,这种油然而生的怜悯之心……

波本:杀了你哦!

 

(三个人都这样那样搞完了之后)

 

莱伊:你是故意的吧

苏格兰:你在说什么?

莱伊:波本那家伙很信任你嘛,尽管你说了没检查过床底,但他默认你已经看过了,所以没有进一步的搜查,导致错过了最关键的信息

苏格兰:啊哈哈,说不定我是真的没看到那个呢?

莱伊:我也很信任你的能力,包括警惕心,苏格兰。波本睡着了吧,既然他不会听到,所以你也没必要一口咬死自己不知情

苏格兰:嘛,那家伙,最近神经崩的太紧了,我就想着要是有个不错的办法让他放松一下就好了,正巧撞见这次机会

莱伊:所以利用了我

苏格兰:别控诉啊,你不是也玩的挺开心嘛,如果真的不想干,你在发现的那一瞬间就会说出来了吧

莱伊:真是恶趣味,把原本塞在柜子里的【哗】趣用品堆在床下挡住那扇【开玩笑的,只要坚持不XXX就能出去了】的暗门,就没想过真的会出不去吗

苏格兰:嗯,是怎样呢,究竟我有没有想过呢

莱伊:这种时候装傻也算是你的特色。门外会有你的人守着的吧?

苏格兰:你想怎么做?

莱伊:再来一发?

苏格兰:我就很欣赏你这一点,莱伊

莱伊:承蒙夸奖

 

 

 

END


上一棒  @白静狐Lo 

下一棒 @牧羊犬 


【威士忌组】生日快乐,降谷零!(4000fo庆祝tongye233点梗)

*首先声明是莱波+景零的威士忌组,简称莱苏搞零,注意避雷哦~

*这篇莱伊和苏格兰都是纯黑,而降谷零对这个生日一点都不期待并且也不快乐,是仅仅只有莱伊和苏格兰两人快乐的降谷生日,受不了的赶紧点右上角叉掉

*有【哗】虐待的片段,对纯爱感情人不太友好,想好再点开

*我都提醒了这么多了所以点开后果自负啊敲!不要像上次一场绑架那篇一样把我挂去围脖了!!


老规矩,走跨火盆(就是文澜德),不知道怎么搞的见我置顶。

我的作者id:239766

作品id:5591095


 @tongye233 先看预警然后查收吧~


【赤安赤】Call Me by My Name (完)无授权翻译

原作by hatakaashi


预警:

×第一章前面有,这里不赘述了

×最后有点车,尝试多次都没法直接放出(悲)


 

老规矩,走跨火盆(就是文澜德),不知道怎么搞的见我置顶。

我的作者id:239766

作品id:7567595




这篇总算是翻完了,也算是有始有终。希望大家看完后也能get到这对小情侣的美好,吸溜!

【诸伏景光之中元节疯狂星期五24h】| 【莱苏】是这样的,我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

*是个弥漫着沙雕气息的中元节贺文

*虽然cp是莱苏,但莱伊从头到尾只出现在了对话里

*这个剧情发展下去必然是莱苏he,把原著的死亡flag踹掉!



波本:你说有件事要偷偷告诉我

苏格兰:我说有件事要偷偷告诉你

波本:以我俩的关系似乎不需要偷偷

苏格兰:偷偷是一种仪式感

波本:那你充满仪式感的偷偷告诉我

苏格兰:是这样的,我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

波本:这个我知道,你们谈了两年,交换生到期你回国,你们就分手了

苏格兰:其实这件事另有隐情

波本:他劈腿了是吗

苏格兰:……?

波本:哦那他死了,对不起,其实我并不是想让你回忆起你的伤心往——

苏格兰:不是。是这样,我们其实没分手

波本:那你们一直保持着不为人知的隐秘联系,就算警视厅公安部的背景调查都被你瞒天过海的骗过去了

苏格兰:也不是,我之后就没联系过他。当年我交换生日期截止,他是不知道的。我就很普通的某一天突然办好所有证件“嗖”的一下回了日本,并且注销了在美国的手机号

波本:?你们是之前吵架了吗?

苏格兰:没有吧?应该没有?

波本:那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苏格兰:其实这件事挺复杂的,要从我和他认识的那天开始说起——

波本:麻烦长话短说

苏格兰:馋他身子,睡了他两年,不打算负责,于是落跑了

波本:那他也没来东大找你?

苏格兰:两年交换期过去,我已经毕业了,之后就来了警校,资料被加密了

波本:也就是说你其实跑的早有预谋,就为了让他找不到人

苏格兰:是的。我知道他来日本打听过我的事,但我预先告诉知道我下落的人,说我前男友是个甩了我劈腿的渣男,如果他来打听我的事千万要装不知道,我不想被他纠缠着复合

波本:你有点狠

苏格兰:现在想想确实有点狠,我对此非常后悔

波本:后悔什么?后悔让他莫名其妙惨遭陌生人们diss了吗?

苏格兰:后悔断的太不留情,再见面的时候该多尴尬啊

波本:他也不一定会找到你吧。我记得你们刚谈的时候,他是你学长,大学快毕业了,然后他毕业后,嗯,你也不知道他去找了什么工作,反正神出鬼没的,你们聚少离多,想必感情也没那么深刻,说不定找你一次找不到就算了那种

苏格兰:这就是我要偷偷和你说的事

波本:你不是只偷偷的再告诉我一遍你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吗

苏格兰:那我偷偷的再告诉你第二件事。我昨天和他遇上了,就非常突然,毫无准备,我人都要吓飞了,要不是琴酒在我这边为我压阵——

波本:等下,你放琴酒去咬你男朋友?你是真的狠啊朋友

苏格兰:是突然!突然遇到的!我怎么可能预判的到这种事!而且什么叫放琴酒咬,呸呸,琴酒是带我去见任务新搭档啊,结果那个新搭档就是我男朋友!天啊!

波本:这波操作可以的

苏格兰:我男朋友,哦他现在的代号是莱伊,就是盯着我,你知道吗,就是那种似笑非笑、今天晚上就过去鲨了你的似笑非笑表情,看着我,一直到琴酒分配完了任务,他还是那么看着我

波本:所以他的代号叫莱伊,你还知道他过去的情况,资料+1,干得好,我会报告给我的管理官的

苏格兰:?现在是在乎你的KPI的时候吗?!

波本:那我听了这件事应该有什么反应?你男朋友为了找你下海了,所以你要负起这个责任来?

苏格兰:?我刚表达的好像是,他一副当晚就要鲨了我的表情?作为我的挚友,你就没有什么建议给到我的吗?

波本:那你现在死了吗?

苏格兰:我还在和你说话,还在喘气呢朋友

波本:你看他昨晚就要鲨了你,今天你还活着,我们混黑的从来说一不二有仇必报,你还能今天过来和我说悄悄话,就说明他没打算把你怎么样,他可能还喜欢你呢

苏格兰:是这样,昨天琴酒布置完任务后,我硬蹭了他的老爷车,又硬蹭了同一家酒店,硬蹭到了他的套房旁边那间睡了一晚……

波本:……你很从心

苏格兰:我很从心。主要是卧底事业刚刚起步,总不能就此死于情杀,被你写成报告很丢人

波本:你要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你是死于情杀啊,不丢人,履历还是好看的,能连升两级

苏格兰:我不要连升两级,不对,我不要死,你就不能帮我一下吗

波本:我怎么帮你?找个借口加入你们的搭档任务然后我俩半夜把他解决掉是吗

苏格兰:?你这人想法怎么这么可怕

波本:?是你让我帮你的啊!

苏格兰:我的意思是,你看看能不能装成我的现任男朋友,让莱伊死心

波本:那不是让他死心,你那是拉我挡刀,你为什么不拉琴酒挡刀

苏格兰:我不敢啊!

波本:……那你真的很从心

苏格兰: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莱伊现在知道我下海了,他也下海了

波本:当年他是学生,你也是学生,你们就读同一所学校。现在他下海了,你也下海了,还下的同一片海。缘,妙不可言

苏格兰:这是什么孽缘,我只是一时糊涂睡了他一次

波本:一次睡两年

苏格兰:也没有伤害过他

波本:就是让他被你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当成人渣呸了一脸

苏格兰:现在刚见面他就凶我

波本:听你刚才的描述人家好像只是看着你

苏格兰:……你到底是不是站我这边的!

波本:我站你这边的,当然站你这边的。但你看我真的不适合假扮成你男朋友,虽然我app16还是17,但力量和体质都75,他相不相信我的身份是一回事,主要万一我不小心反击,大成功,伤害加深1d4后把他打死了,你可能还要怪我

苏格兰:呃,其实吧,嗯,你没见过莱伊对吧

波本:在我这边,他从来只存在于你的描述里,朋友

苏格兰:那你可能打不过他,我是在犹豫这个

波本:??

苏格兰:他力量体质和你差不多,可能还要高一点,精通截拳道。然后昨天琴酒告诉我莱伊擅长枪械操作,尤其擅长远狙,甚至都不需要露面就可以随便打爆普通人

波本:你看看我,我是普通人?呸,不对,他真有这么厉害?我不信,除非我们过一次力量对抗……敲啊,也不对,我都还没答应装成你男朋友呢!

苏格兰: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波本:这是你第258次的一生请求!

苏格兰:你竟然还计数了

波本:我怎么可能松懈,我是那样当公安的吗!

苏格兰:那不管怎样,我从今天晚上开始就要和他一起搭档做任务了,你真不答应的话,今晚过后你就只能看到我被【哗哗】后【哗】又【哗哗】过的尸体了

波本:我只看出来你对自己会被【哗】这件事充满自信

苏格兰:毕竟他一直追我追到了组织里,这是情杀,情杀不该有【哗】吗?

波本:打断一下,我记得你刚才还说你是很突然遇到他的?

苏格兰:然后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没错,他蓄谋已久的想【哗】我

波本:……

苏格兰:就很难受,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哗哗】,要是我被【哗】过的尸体被登报了,哥哥会伤心的,班长和松田和萩原他们也会伤心的——

波本:停一停,你想的太长远了。那这样,你投掷一个说服……不是,那你先回去,回你和莱伊共用的那个安全屋,然后我躲在门外看看情况,他要是真想做掉你,你就给我发个信号,我们二打一,赢面还是很大的

苏格兰:那就这么办

 

——

 

苏格兰:你昨天晚上咕咕我!

波本:讲道理,我是在门外等你信号的

苏格兰:然后你丢下我跑了!

波本:我很不想提醒你,但是,我作为一个直男对吧,就怎么说呢,不是很想听到两个男的【哗】的声音,然后其中一个还是我发小的声音,这就更emo了

苏格兰:?所以你都听到他动手了,你居然跑掉了??

波本:我补充一下,我是一直在等你发信号呢,结果屋子里后面就只剩嗯啊作响了,我也很为难的好吗,万一我冲进去,被你们两个混合双打出来怎么办

苏格兰:我,和莱伊,混合双打?我是和你一边的啊朋友!

波本:在我闯进去之前,我们可能是同一边的。在我闯进去后,那就指不定是什么个下场了……我听你没有反抗吧?你也没被打晕啊?我还听到你说话呢

苏格兰:你——我……我也可能不是自愿的啊!

波本:所以你今天死了吗

苏格兰:我还在你面前喘气呢朋友……这对话是不是已经进行过一轮了?

波本:你看你没死,你还成功又睡了你男朋友一次,你的【哗哗】照也没上报纸,你担心的问题全都解决了,你到底还在烦恼什么呢

苏格兰:我的意思是,行吧,我的意思是,他复合的手段太简单粗暴了,这不应该啊,我们不是该爱恨情仇十万字之后才艰难的在一起吗,这种充分准备后一拳打空的感觉十分空虚,我在考虑是不是重新来一次

波本:……

苏格兰:诶诶,你别走啊

波本:告辞了



END


上一棒 @津布拉卡川斯特洛夫斯基裕 

下一棒  @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威士忌组】幸运的反面的反面-番外

*好极了,狗乎屏的我什么都发不出,就这样吧

*是莱苏+零景的威士忌组,注意避雷哦


老规矩,走跨火盆(就是文澜德),不知道怎么搞的见我置顶。

我的作者id:耳伞酒妻六六

作品id:午午耳一⑥一酒


【威士忌组】工伤(4000fo陌上花点梗)

*是安赤+苏莱的威士忌组,简称景零搞赤,注意避雷哦

*老套的α β Ω发那个qing期梗,我也没想过居然不是见面就开车啊!

*赤井推搞赤井真的很快乐!请忘记里面ooc的部分!赤井是完美的,ooc的只有我——


老规矩,走跨火盆(就是wland),不知道怎么搞的见我置顶。

我的作者id:239766

作品id:4068745


 @陌上花 

【赤安】一个始于事故的故事

*时隔两个月的复建,希望写的没那么烂,是he

*梗来自 @昨夜降温 太太,她是我的快乐源泉,是世界的宝藏!

*狗乎,为什么这都要屏我!


summary:这是个意外。赤井秀一在很多年后对降谷零坦白,说他只是想要帮忙,因为波本看上去一副不想让他帮忙处理伤势的表情,而他被波本带着血腥味的喘喘搞的心猿意马,根本没办法集中心思开车。而降谷零给他的回答是狞笑着一刀扎进了他的心脏,看上去完全没有听他辩解的意思。


老规矩,走跨火盆(就是wland),不知道怎么搞的见我置顶。

我的作者id:239766

作品id:5448642



一个希望大家看不到的4000fo点梗QAQ(8月4日24:00截止)

朋友们我笔试都结束了——

然后我一上线就看到了你们滴滴滴的催更和蹭蹭蹭的fo数……不要这样,真的,让我咸鱼吧求求了QAQ


【点梗须知】

1 限定威士忌三个人里面随便抽上下左右位的腐向cp,想要三批也行,想要加柯南也行,单独拎出来一个搞柯也行,或者你们想看mobX赤/降/景也行,总之混邪派什么都行。但如果点的是景零景相关,我是不开车的!景零景不开车!景零景不开车!

2 笔力有限,最后梗会写成个什么样子我自己都不知道,很可能与各位预期不符,先打声招呼,不要因为我突然写死人而挂我QAQ

3 老规矩,取评论区点赞数最高的两个梗来写。梗可以选我之前承诺过但后来咕咕的文的后续,或者哪篇文想看的番外情节,或者if线,或者干脆独立成文都可以。麻烦自带一些设定和背景好方便我写QAQ


来吧,请温柔的选择,不要为难我呜呜——

就是说你们可以装看不到这个点梗QAQ——



好,中奖人为 @tongye233 和 @陌上花 !这个月交稿!感谢各位的捧场呜呜,我们下期再见——

突然想起来这次失踪没请假(捂脸)

是的是因为疫情而延期的考试!8月回来!不要关注我啊可恶我不要开4000fo点梗!没有的!都没有的!(全速跑走)

【威士忌组】幸运的反面的反面(下)



*感谢@ @昨夜降温 太太给我提供的有趣脑洞,写的这么乏味真的十分抱歉

*全程威士忌组都有出没,可自行想象出没在哪里

*是个ooc的if线,赤井和降谷的背景故事在彩蛋里



 

直到诸伏景光喝完(不是自己热的)热牛奶,就着不知何时准备好的漱口水和上完牙膏的牙刷进行完了口腔清洁,平安无事的洗了把澡(甚至在跨出浴池脚滑的时候被空气扶了一把),最后躺在舒服的席梦思上,他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只好瞪着眼睛用虚无的目光盯着天花板。

冷静下来之后,他有点小后怕,刚才在鬼面前嚷嚷着自己被假驱魔师骗钱,这么勇的事他觉得自己可以向哥哥吹三年,但当情绪一落回,他就品味出了自己的作死。也就是他唯一一次的运气好,亏得屋子里住的不是睚眦必报的厉鬼,还会给他画鬼斯通安慰他,简直鬼美心善。

 

“……下次不会了。”他用微不可查的音量嘟囔出这一句,随即闭眼装死,假装没听到空气里闷笑的振动。接着他的鼻翼被一只冰凉凉的手捏住了,五秒钟,准时放开手。

诸伏景光还是没敢睁眼,但他心里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这应该就算是被原谅了。

 

也是奇怪,这一晚上仿佛是个转折点,从第二天起,诸伏景光受到惊吓的频次急剧下降,因为他的清理血渍和黏液的工作量明显减少,鬼魂对他普通的一日三吓日活打卡从影子镜面餐具转变成了挨挨蹭蹭,比如做饭的时候屁股上假装不存在的手,比如起床时的冷风摸发尾,比如他涂抹沐浴露时一个软绵绵的玩意儿殷勤的帮他在胸口搓泡泡——最后那个他表现出来十分的抗拒,像被非礼了的高中女生那样尖叫一声,夹紧腿,光速将自己沉底浴缸,直到必须换气才露出个脑袋,左右看看——哦,该死,他又忘了自己压根看不见超自然生物,连同防备的动作也显得十分可笑。

 

他一度怀疑自己确实是被非礼了,但想了想电视机里披头散发的女鬼,又想了想时常将它挤走的金发男,觉得自己应该只是从小情侣夹心中的电灯泡升华到了小情侣养的宠物的地位,比如说,猫猫。

如果只是鬼在撸猫,那他遭受的一切就很合理。至于那些威力越来越低的惊吓,更像是生活小情趣,比如逗猫棒或者猫抓板,他的日常生活说不定就是鬼在看猫咪版的楚门的世界,说不定这也是是鬼界的娱乐活动之一。

 

又过了一个月,他终于对屋子里的鬼魂更了解了一点点,主要的方面,其一在于,他一开始以为的黑长直女鬼,居然是个声音好听的男人。其二在于,这个看起来骚包的黑长直男鬼,和他那个互相撕逼的冤种金发男鬼,生前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那天他发烧了,是过度熬夜加班,也有可能是回家路上淋的雨,总之当他深夜12点在羽绒被里打摆子的时候,他很清醒的认识到第二天是无法去公司上班了。可第二天是公司新推的药物的产品发布会,届时有大把的专家和好不容易请来的行业大拿作托,干完了这一票,公司旧药就能换新皮,他的项目也就可以完美收官了——这是最好的预计,因为假如事情发展不像他期望的那么好,他就会面临着奖金全扣,甚至人也没法留在公司的窘境。毕竟他就是为了当这个项目的背锅侠而被招录进来的呢。

所以在这种他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第二天现场表现良好的关键时刻,他,生病了。这一看就是不得不寄了的节奏。

 

“明天要早点起”他嘴里含糊着这句话,伸手去设定明天早上的闹铃,然而就在他面前,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主动翻身滚了两圈后掉在了地板上。

“……哦拜托……明天我真的有要紧事……”他在发高热,求肯的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在床上扑腾了几下也没能起来,被子很重,总觉得自己是被鬼压床了,“……我还不能被辞退。”

 

【嚯——拖着这种身体也要做的工作是什么,我倒是很感兴趣】

 

一个陌生的男性低音炮在他耳边响起,几秒钟后诸伏景光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屋子里的鬼魂对他说话。哇啊,这可真是值得纪念的大事件,他混沌的脑子里只来得及飘过这句话,就被一个凉凉的东西贴上了滚烫的脑门,顺便合上了他的眼帘。

 

[睡吧。不要多想,你的工作会顺利的]

 

这个声音比起上一个稍许偏高,却比之前那个的随性多了一份不容置喙的强硬语气。是不同的两个人,两个男人。诸伏景光脑子里刚飘过“那么电视机里的女鬼又是谁”的疑惑,身体就到达了极限,头一歪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他抬起手背贴了贴额头,先碰到了个冰冰的玩意儿,等那东西嗖的一下抽走后,他摸了摸脑门,又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自己眼不花头不晕,除了身体还有点使不上力气,其他一切都好。

诸伏景光松了口气,看起来他还年轻,身体经得住折腾,只一个晚上高烧就退下去了,这下他还来得及在新药发布会前做点准备,背背稿子,预演一下专家提问,好把成功率再往上提几个百分点。他刚打开电脑,界面刚跳出来,屏幕上的日期就让他傻了眼。1月21日,等一下,他记得昨晚他昏迷前,手机上明晃晃的显示着1月19日,他的20日到哪里去了!

首先,要去寻找时光机。

诸伏景光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反正如果他真的昏迷了一天半,那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补救了,于是他打开了邮箱,想看看有没有辞退信——见鬼了,20日当天中午他甚至还给大老板发了汇报总结,是他惯用的口吻,惯用的图表,惯用的谦辞,还收获了大老板秘书给出的暗示——他明年的合同续签有着落了。

他揉了揉眼睛,又扫视了一遍邮箱,确实是自己的之后,他捞起手机,快速浏览了一圈通讯记录,好几个同事和专家的通话挂在最上面,没有未接,没有秒挂断,划拉了一下详细页,每个通话时长都超过了10分钟,显然是有质量的通话,说的必定是正经事。

 

——问题来了,在他本人意识不清高烧昏迷的情况下, 20号当天出现在他公司的人到底是谁?

 

【不夸夸我吗?】

低音炮在他身边吹气,冷风打着旋从他耳朵旁边一掠而过。

【你的身体很好用,就是肌肉有点僵硬,该锻炼了】

 

诸伏景光张了张嘴,比起意识更快的问出了脑子里最先跳出的问题:“你是哪一个?是金色头发的外国人吗?”

房间内冷场了一秒钟,接着就是愉快大笑的声音,其中的愉悦和促狭简直满满的溢出来,直到【嘎】的一声被什么人掐断了。

另一个他听过一次的声音恼羞成怒的低声咆哮着[别笑了],随后这声音明显向他靠近,几乎是脸贴脸的距离,冰的他汗毛倒竖,还一字一顿的强调道[头发颜色不代表什么,我是日本人。日本,人。]。

诸伏景光忙不迭的点头,顺便咽了一口唾沫,好强的压迫感,这个鬼对国籍是有什么特殊感情吗。

“那……冒昧问一下,那个——那名女士也住在这里吗?黑长直,个子挺高的那个……”他小心翼翼的发问,唯恐又踩了什么雷区。

 

结果这回严肃逼近他的那个声音噗嗤一声漏了气,断断续续的笑声从这头滚到那头,完全可以盲猜这个鬼是在空气里笑到满屋子打滚。

[哈,哈哈哈,女人,莱伊,哈哈,咳,你也会有这一天,哈哈哈哈——]

 

低音炮用带着点恼火的语气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别笑了波本,先照镜子看看你那张混血儿的漂亮脸蛋再说吧】

 

哦。诸伏景光想,所以一直以来被他当成伽椰子的女鬼是名为莱伊的男性,而总是和他掐起来的半张脸金发男叫做波本,并且生前应该是个长相好看的大帅哥。

“……莱伊,波本……名字有点奇怪,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们吗?”

 

[十五年前你要是这么问,考虑到普通人会说漏嘴的可能性,那肯定是不行的。即使这不是我的名字只是代号也不行,但是嘛]

【反正这么多年过去,知道代号含义的人要么死了,活着的也决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圈内,所以没问题,随你喜欢好了——你想说的是这个吧,还真宠他啊波本】

[让你长嘴还真是浪费,给我闭嘴]

 

“你们两个看起来关系真好”,不由自主说出这句话的诸伏景光惨遭了被空气提溜到浴室后剥光泡热水的待遇,发完汗后气息奄奄的被鬼捞出来,重新裹在被子里,脑袋上新鲜出炉的两个羊角辫昭示了他在这个家的地位和待遇。床上的小桌板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搞来的,上面撂着的粥和药是五分钟前刚新鲜出炉的,没有被哄劝着喂到嘴里完全是因为他为了给自己留下一点尊严而拼命反抗的成果。

他戳了戳饭碗,决定在喝粥之前把某些事确认完,于是把勺子放下清了清嗓子:“昨天公司里,没出什么状况对吧?”停顿了一下,“我的同事们……还好吗?”

这就问的有点诛心了。很明显诸伏景光比起担心家里的鬼居然跑出去见阳光会不会被蒸发掉,更担心这两个看起来挺厉害的家伙是不是给他的同事们造成了某些精神上的创伤。诸伏景光问完自己都后悔了,觉得这样很不好,受到了人家的恩惠居然还质疑人家的用心,他的良心都在隐隐作痛,甚至希望两个鬼就此被他激怒,然后咬他一口什么的。

 

【没事,大家都挺好的。】

代号为莱伊的男鬼用着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除了一点小意外。不过那也已经被我们摆平了。】

 

“……我姑且问一下,小意外是?”

 

[是他被人识破后赶了回来,真逊呢莱伊]

【伪装潜入是你的拿手好戏才对,所以在你决定坑我这个狙击手去小猫的公司之前,你就该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算了吧莱伊,承认你搞砸了不丢人,要不是我及时抢过主导权,诸伏的人设就要在公司里彻底崩塌了]

 

诸伏景光选择性的跳过了里面最可疑的“狙击手”这个词,他觉得最好还是不要在这方面多问比较好,并且他对事情的发展总有种不详的预感,逼得他不得不对另一个地方产生质疑:“人设崩塌是因为你们精神催眠失效了吗?后面圆回来了吗?”

【为什么需要催眠?我们用的你的身体,真是意外适合的容器,如果不是和波本挤一块儿就太好了】

[我作证,莱伊嫌弃你的身体耐力不足,并且矮了一截,视线高度不习惯。下次不要借给他]

【你在换衣服的时候摸他全身上下的时候不也嫌弃他瘦弱吗,彼此彼此】

 

诸伏景光:。

诸伏景光恼怒的咳了一声。

 

【你的说明会很成功,诸伏君。把这个垃圾项目拉起来的是你,所以接下来你的升职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了。但是你的副经理不这么想,他把你叫到一边沟通,实质上是威胁你,想要攫取你的成果】

[于是这个我行我素惯了的家伙差点打断那个男人的整排肋骨。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把听到惨叫后聚集过来的同事们打发走的吗,你个混蛋]

【简单的暴力行为有时候会成为便捷的通行证。再说药物报告什么的太费脑子,做点运动有利于劳逸结合,最后证明也没有耽误事】

[滚你的,如果不是我为了掩盖你的失误而去入侵那个倒霉家伙的个人信息库,把他侵吞公司流水的丑闻爆出来转移注意力,诸伏今天就要在警视厅的拘留室里醒过来了]

 

诸伏景光无语了一小会儿,在两只鬼互相争论着即将进入下一个议题的时候赶紧插话:“所以最后情况怎么样了?”

 

【恭喜你,诸伏君,接替你的副经理的空降上司口碑不错,也挺护短,以后你就不用为不属于你分内事的垃圾任务发愁了】

[你会开心吗,诸伏景光君]

 

从天而降的馅饼往往是会砸死人的铅饼。诸伏景光从小到大的经历都佐证了他受到的教育,所以在他发现自己住的便宜房子是鬼屋时,他却是松了口气,果然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运气,命还在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这块砸他脑袋上的铅饼被两只鬼摆在他面前,又香又软,看起来是个香喷喷的馅饼,闻起来也是个香喷喷的馅饼,并且已经填了他肚子的那一口馅饼还不断的昭示着它的存在感,那么不管它原本是个什么玩意儿,在诸伏景光这里,它就的的确确是他的幸运馅饼了。

 

“……谢谢。”诸伏景光觉得喉咙有点哽咽的感觉,鼻子也有点酸,他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角,吸吸鼻子:“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们做的吗?我可以攒钱请人来超度你们……或者你们有没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尽力帮忙——”

 

【不需要哦】

[浪费你的好意真是抱歉,但我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下场,虽然死的太早有点遗憾,不过我并没有后悔,也就不存在什么成佛不成佛的了]

 

【说起来似乎的确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努力一把】

“?如果我可以做到——”

【多吃点,长点肉,再买个增高垫。下次附身的时候就会方便很多呢】

“……”

[也可以把早起锻炼五公里慢跑外加俯卧撑和拉伸的组合也安排到日程上,这样万一需要发力击打什么东西的话就不会扭伤了]

“这、这个,打架的话——”

【不用费心,交给我们好了。需要用钱的地方尽管开口,波本总能从各种地方划账过来,这方面他是专业的,当然我也会一点不入流的小手段】

[不许在我的日本搞非法操作,FBI!]

 

“你们可以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所以说FBI又是怎么回事啦!”



END